邓存考
邓存考
恨石0116,男,一九六五年出生,辛集市农民,学书近三十年,主攻柳体楷书,行书学王羲之。主要作品有柳体《离骚》、柳体《千字文》、柳体郁达夫《离乱杂诗十一首》、明刘基《卖柑者言》等。另外,还有一些示范性的柳体楷书视频及行书视频。



干不了,就不要找借口 

    书法的意义是什么,很少有人谈及。只有一些书法专著在开头或结尾时寥寥数语偶尔能够看到。
   那么书法的意义究竟在哪里?首先说,所处时代的不同,就有着不同时代的意义。在远古时代书法(也可以说是写字)主要是用来占卜和祭祀,以祈求社会的风调雨顺和国泰民安。在中古时期随着科技的进步、文明程度的进一步提高和阶级社会的迫切需求,祖国汉字有了一个飞速的发展。在这个漫长的封建社会里,被艺术化的汉字越来越被当时的统治者所重视,颁布法令、文书,为其统治地位而歌功颂德、树碑立传,无处不彰显着它夺人的魅力。一直到清朝末年,随着“鸦片战争”的失败,中国进入了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书法艺术一直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所津津乐道的。不可否认的是这门传统艺术在这个时期却进入了一个低谷。应当提及的似乎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当时国民党高官于右任,再一个就是我们的开国领袖毛。再往后讲就是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改革开放的时代。但是,书法艺术之神好像仍然没有被这个沸腾的世界所唤醒,好像还有一种不胜往昔的感觉。“不要让书法在我们这辈人断了档。”(欧阳中石语)这句话中恳而严厉。 
    屈指算来,从“鸦片战争”到现在已一百七十多年。如果说从“鸦片战争”到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这一百余年全民欲救华夏于危难都在抵御外侮、奋勇杀敌而使我们肃然起敬的话,那么从一九七八年到现在三十五年时间,我们又都做了些什么?经济发展了,国家强大了,但是我们不应该也不容许以牺牲民族文化为代价。文化是一个国家的灵魂,我们总不能在获得解放和自由之后,便总想着赚钱和享福吧。我们只有使文化艺术不断地进步、创新,并在最大程度上使之普及和大众化并能与我们的经济建设在最大程度上相融合才是正道。也才能对得起一百多年来为国奋斗为国捐躯的英烈们,因为他们也同样拥有着一颗为文化艺术而不懈努力的心。孙中山、董必武、鲁迅、郁达夫、闻一多等等,他们不都是在国家支离破碎、民众惨遭蹂躏的时候,抛弃了自己心爱的事业而投身于革命了吗?现在民族解放了经济也强大了起来我们的民族文化不能丢,把它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将其发扬光大,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 
    书法艺术是和一个国家的政治气候紧密相连的。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柳公权笔谏、岳飞的《满江红》、毛的诗词书信等无不与当时的政治时局相佐,而成为人们争相传颂陶冶情操的神品。以前就说过,艺术要服务于社会。而服务于社会就必须要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为基础。否则怎样去鉴别社会上的正邪、善恶和美丑,又怎样去宏扬正气而鞭挞邪恶呢?总而言之,做书先做人。 
     我们要学习古人严谨治学的态度,和“上天入地,九死不悔”的执着精神,才能创作出流连忘返、百看不厌的高质量作品,以不负于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 
现在很有一些人视书法为儿戏,严重地践踏了书法艺术的严肃性。书法就是一面镜子,每个人到底是属于真善美一格,还是属于假恶丑一类,其作品一旦发表,呈现给世人,便显露无疑。还是那句话,书法的意义是什么?好的作品能给人以美的享受,甚至一个人的思想能为之升华;而恶劣的作品(不包括初学者的习作)只能消耗别人的时间和败人兴致。更有甚者拿读者当“傻子”,“视群众为阿斗”,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人们熟知的《千字文》而言,书写过它的人不计其数,但能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却不多见。以智永的《真草千字文》为佼佼者,再有欧阳询的行书《千字文》也实属神品,现代人于右任所编《标准草书千字文》虽属教科书之列,但功力深厚,也别有风格,得到了世人的敬重。当代好多书法家也出了不少的《千字文》作品,说实话,笔者实在不敢恭维。其用笔、结构且放在一边,单就章法而言,但凡略有书法基础的人一看便知——此乃草率敷衍之作,或者说是一种无能而无奈之举。何以见得?笔者所见到的当代书家《千字文》无不一律手册作品——一页上没有几个字,更要命的是没有一点儿神韵。不知书家到底怎么回事?是没有足够质量的大宣纸来书写这种气势磅礴的作品,还是没有足够质量的毛笔来一气呵成而完成这幅巨作呢?也许是笔者思想狭隘,胡乱猜度——那肯定是为方便初学者便于临摹而为其专门编制的教科书去走的于右任的路子吧?真是用心良苦。那么字的结构和神韵问题呢?记得自己的国画老师说过,一个人若只有眉眼手足而没有气息,那是死人。这又怎么可以让初学者学习?这叫欺世。 
    现在还有一些人在倡导“手札”论,即作品字数要少,不管是楷、行、草都要这样做,落款和提款的字数要少于正文。至于原因何在,说:字数多的作品已不再是社会的需要,而“手札”更能表现出作者的精神气质和率意,艺术不在多而在精。听明白了吧?难怪《千字文》也是以这种形式出现。而这种形式却自有它的独到之处,那就是,不怕写坏,即使写坏了不就是浪费一张八开的纸吗?换一张新的重写。作品就这样不知重写多少遍而外人谁也不知道,作品又哪来的神韵? 
鼓吹这种“手札”论调的人无非是想以最小的付出获取最大的利益。各位书家,要想让全国的书友心服口服并赞同你们的倡导,不妨拿出一副你们最得意的“手札”来跟中国历史上随便一幅谁的“手札”作比较,如果人们认为是您的一幅“手札”较为优秀,那么您就是当代书坛最伟大的书法家。 
     “守株待兔”历史上可能出现过,但“天上掉馅饼”则纯粹是痴人说梦。 
书法是严肃的艺术。优秀的书法作品同文学、戏剧、音乐等艺术形式一样永远与其时代合拍,是其时代文明的最强音。要学好它,必须要有一个好的思想作为指南,才能创作出与时俱进、焕发着时代气息、迸发着无限活力的好作品来。反之,心术不正,不学无术,则永远不会为人们所齿,甚至遭到人们的指责。 
    以上浅陋地分析了书法艺术曾经发挥过的作用及当今书法艺术本身仍存在的一些问题。个别言词有些过激,希望不会误伤旁人而应对号入座。 
    希望同仁们批评指正。

 2012年3月26日子夜

作品:


柳体《红灯记》

柳体《红灯记》1

柳体《红灯记》2

柳体《红灯记》3

柳体《红灯记》4